Source : 香港文匯報 2011.12.02 

  
文:香港文匯報記者 - 尉瑋 / 香港文匯報記者 潘達文 攝  
場地鳴謝:The Mira Hong Kong

  
「鋼琴玩家」Maksim 最愛仍是古典.jpg
   

  
■訪問中的Maksim很酷。

 手腳細長的他坐在鋼琴前,雙手一撫上琴鍵,便馬上進入一種極度專注又充滿爆發性的投入中。整座鋼琴如同被籠罩在他的強大氣場下,除了服從別無他法。令人眼花繚亂的炫技彈奏一洩而出,好像是琴鍵去追隨他的手指,而他無需花費任何力氣去辨認位置。有那麼一瞬間,我真的害怕鋼琴在他的強力彈奏下垮掉

 高大身形,帥氣面孔,加上耳環、紋身、窄身衣褲,和他聊天,你不會想到他是一位鋼琴家,但當他坐到鋼琴前,現場氣氛馬上被他緊緊「hold 住」——他就是被稱為「鋼琴玩家」的Maksim。

 對Maksim來說,琴鍵上似有無限可能。從第一張專輯《Gestures》開始,到最新唱片《Appassionata》,他逐漸嘗試改變古典音樂的演奏形式,或將古典音樂與流行音樂、電子音樂相結合,加上他搖滾明星般的酷斃打扮,很快俘獲了無數年輕樂迷的心。

 香港的觀眾對Maksim自不陌生,沙士「解禁」後,他來到香港,一曲《野蜂飛舞》(The Flight of the Bumble-Bee)技藝高超、激情四溢,對於剛剛經歷陰霾的香港來說就像是一種久違的振奮。他的唱片《鋼琴玩家》(The Piano Player)在香港大賣,獲得雙白金銷量,更在香港HMV國際流行音樂排行榜中持續奪得12個星期的冠軍位置;其中的一首《Claudine》還被梁漢文改編為粵語歌《信望愛》。而觀眾對他的其他幾首名曲,如《克羅地亞狂想曲》(Croatian Rhapsody)和《出埃及記》(Exodus)的旋律都是耳熟能詳。

電音演奏古典樂曲

 Maksim說,他多次在亞洲巡迴表演,觀眾給他留下十分深刻印象。「日本的觀眾很安靜,哪怕演奏得最激烈的時候,他們仍是冷靜地鼓掌;在韓國,則甚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(笑);中國內地的觀眾則很熱情,他們大多是年輕人,了解我的音樂和我彈奏的曲目,現場的氣氛很好,就像一個大派對。」

 他的演奏會舞台總是十分炫目,鐳射燈、閃爍的熒幕、熱烈起舞的現代舞舞者……古典音樂那嚴謹的一套好像被他通通拋到腦後,現場氣氛在他的激情演奏中被層層推高,觀眾忍不住歡呼鼓掌,就像是搖滾明星的流行音樂會。但當要演奏純古典的曲目時,他卻像張開「絕對領域」般,坐在鋼琴前稍一冥想,再按下琴鍵,「這時我希望非常安靜,燈光不能亂飛。但我的crossover音樂,可以融合各種流行要素,很現代,同時也很古典。」

 問Maksim,到底是何時興起念頭,想要對古典音樂來一次大反叛?他笑著說:「大概是23、24歲時吧。在學校中的時候,我可是純正的古典派,從來沒有想過會做這種事,但是畢業後,卻想要用不一樣的方式去彈古典音樂。我希望打破那種氣氛或印象——在一個音樂會中,大家正襟危坐地聽演奏。我希望用不同的方式去做,來吸引那些本來對古典音樂沒有興趣的年輕人,我總覺得問題是出在表現方式上。於是我開始作不一樣的衣著打扮,我的頭髮顏色變得瘋狂,年輕人開始被吸引過來,雖然仍然是古典音樂會,但是我穿得似乎和他們很像。慢慢地他們開始接受這種形式。後來再加上舞台燈光、熒幕等等,慢慢地,我所彈奏的音樂也改變了。」

 選取古典樂曲來作crossover,乍想起來好像很簡單,就像是換個包裝。實際上,節奏結構與演奏方式的改變,對音樂家來說都是大挑戰。「當我作crossover的時候,被選取的曲子都必須要有幾個要素。」Maksim說:「比如說,它要有一個短小易記的主題,你可以對它進行很多次不同的變奏,而且它也必須有非常緊湊但簡單的節奏結構,太複雜了不行。對我來說,作為一個古典演奏家,慢下來,加速,再慢下來……這是一種演奏的自由,但是彈奏crossover的曲目時完全不是這樣,它的節奏點是機械性的明確切分,這一秒你還在極度瘋狂地彈奏,如同暢快地歌唱,下一秒,你又要準確地回歸到那個節奏點上來。」

 至今已經發表了七張唱片,改編過的古典名曲怎麼也有數十首,Maksim打趣地說:「我都開始覺得頭疼,不知道下次該選甚麼了,畢竟好多我們都已經做過了。」

天賦過人的演奏家

 在觀眾的印象中,Maksim是風格酷炫的「鋼琴玩家」,卻往往忘記他其實也是一位天賦出眾的古典演奏家。「如果一定要在古典和crossover中去選一個的話,我還是選古典,畢竟我從9歲就開始學習古典音樂,哪怕現在,我仍然也在繼續古典音樂的演奏。」他說。

 Maksim出生在克羅地亞的一個小鎮Sibenik,8歲看到朋友的鋼琴就喜歡上這種樂器,9歲開始正式學鋼琴,同年就舉辦了自己的演奏會,決定以後要成為鋼琴演奏家。「我的家人和古典音樂完全沒有關係,聽都不常聽。」他說,「直到現在,我爸爸雖然也會來我的音樂會,但我想那是因為他必須來,倒看不出他有那麼享受(笑)。所以沒有人知道我對鋼琴或者古典音樂的超大熱情是從哪裡來的。」

 「我很喜歡現場表演,但很討厭練習,超級超級討厭。有時老師們會覺得疑惑,因為我有那種天分,總能很快地學會。」也許是因為這種天賦,Maksim很喜歡挑戰技巧難度很高的曲目,比如《野蜂飛舞》,他曾用1分7秒完成彈奏。「因為我有很快的手指,所以那些曲目對我來說反而沒有太大的問題。」

 15歲時,克羅地亞爆發戰爭,Maksim和家人一起藏匿在地下室中生活了將近四年。那一段時間,鋼琴好像變成了他的一切。在學校的地下室中,他拚命練習,音樂讓他得以暫時忘記外面紛飛的炮火。1993年,18歲的他在Zagreb的鋼琴比賽中獲得冠軍,生活從此出現轉折,之後他便在Zagreb的音樂學院追隨Vladimir Krpan教授學習了5年,2000年,前往巴黎,師從Igor Lazko。回到克羅地亞後,他錄製了自己的第一張專輯《Gestures》,一炮成名。

 直到現在,在自己家中,Maksim說他演奏的一定是古典樂曲。「為我自己,和我的靈魂。」

 

 

MaksimMrvic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